Skip to content

可以看污软件抖音版

“还有……”沈清辞是握紧烙衡虑的手指,“一品香那里应该还是有些粮食的,当时将那些粮食运送过来之时,他们都是各自的留了一些。”

“你沿路让人问下,若是有的话,让他们自己余下一些,其它的先分给周边的百姓,先是将田地种上。”

沈清辞坐直了身体。

“爹爹那里,我送了大半的粮食,应该也是可以匀出来一些,你找他再是要上一些,虽然不多,不过蚊子再小,那也是一块肉。”

“总归的,可以种上一些地,总归的,也可以养活一些百姓。”

“好。”

烙衡虑答应着沈清辞,他捏捏她的脸了,这张数十年未变的容颜,他真的就是喜欢不已,也是心生难舍。

“你记得带着白雕去。”

沈清辞拉过了他的胳膊,然后也是枕在了他的胳膊之上。

“记得常与我通信。”

他这一去,也不知道要走多远,说是几月,可是沈清辞怎么都是感觉,可能这一来一回的,她都是要等上一年左右。

所以还是带着白雕好,她见不着他的人,也就只能没事多是让白雕送些信件给她。

颜丹晨纯美气息艳丽脱俗

好。

烙衡虑笑笑道,我自然会带着它去的。

“让逸儿将伏炎借于你。”

沈清辞喃喃自语着,这似乎也是快要睡着了,“伏炎的武艺好,他有东白在手,一人能抵得了百人,对了……”

她连忙的再是站了起来,刚才还是昏昏欲睡的,可是现在却是连一点的睡意,也都是没有了。

“我去做些迷香珠去。”

在有的时候,几颗迷香珠,要比带上一堆的人好使。

她连忙的就去忙前忙后,连连烙衡虑也都是不怎么管了。

本身烙衡虑在第二日一早便是要出发,结果就是因为沈清辞总是感觉,有些东西没有准备好,所以一直也都是耽搁到了第三日。

“啧……”

长青啧了半天。

“夫人霸气!”

长意也是点头,相当的霸气。

这都是给他们拉了一马车的东西,什么吃的用的穿的,样样都是带了的,当然说沈清辞霸道,并不是这些东西,这些东西,还值了几个银子。

沈清辞可是直接就拿出百万两的银票给烙衡虑带上的。

到不是他们有多么能吃能用的。

而是多备些银子,总归的会有用上的一日,若是这些花没了的话,也可以去就近的一品香支取。

他家夫人这双点石成金的双手,这世间也就只有她这么一位的。

还好,是他家公子娶了她,若是换成了别人,不就成了别人府中的霸气主子了。

而如此一个会赚银子,又会生孩子的女子,当初京城里的人,莫不成眼睛都是瞎了不成,竟然都没有看中她。

也是便宜了他家公子,也是让他们这些护卫跟着一并的沾光。

长青伸出手,拍了一下伏炎的肩膀。

“这一路就要多辛苦你了。”

“恩,”伏炎睁开了双眼,“自是不遗余力。”

他握紧自己手中的东白剑。

而若说辛苦,到是不必。

他宁愿在外面多是遇到了几个敌人,好让他的东白剑开韧,也是不愿意跟着烙宇逸呆在京中,天天给那头狮子梳毛。

他突是握紧自己的手。

他的神功算是大成,正巧,想要找人练下拳脚。

他还怕这一路之下风平浪静,没有他施展的机会。

所以不怕那些居心不良的人来,他怕的就是他们不敢来。

此时,一只白雕也是从空中盘旋而下,而后也是站在了他们的马车顶上,一双爪子紧紧抓住了马车,也是站在那里闭目养神了起来。

“走吧。”

烙衡虑把玩着自己手中拿着的荷包。

这里面所装的都是沈清辞做出来的迷香珠。

确实是出门在外,不可多得的好用之物。

“知道了,公子。”

长青也是坐上了马车,然后拿出了的马鞭,抽了马一下,而马一吃疼,也是撒开了蹄子向前跑了起来。

也是溅起了一些尘土,而后快速的跟着淹没了起来。

“他们走了?”

沈清辞问着白梅,手里也是拿了一把木梳,替年年梳起了身上的毛,它要到换毛的季节了,所以就要多是梳上几下。

免的它给哪里都是掉满了白毛。

年年伸了一下懒腰,也是任着沈清辞薅自己的毛。

“公子现在理应是出了城才对。

白梅站在一边,回着沈清辞。“

沈清辞低下头,继续帮年年梳毛,似乎就在这一瞬间,整个府里好像都是跟着冷清了下来了一般。

“小公子呢?”

沈清辞这才是想起,她似乎这一早的,就没有见过自己的那个小儿子,怎么的,这是看书看的傻了还是如何的?

“小公子去香觉寺了。”

白梅回着,“从夜里过去,到了现在都是未归,说是将那些从娄家带回来的佛经,给净空法师送去。”

那些佛经放在他们府中,其实并未有多大的用处。

送去香觉寺那里,是最为妥当之处。

“便宜了那个老和尚了。”

沈清辞真是挺恨那老和尚的。

那些书,可是娄家先祖费尽了心力才是取回来的。

先不提值不什么钱,现在就算有银子,也都是未必能买到,这算上大周等四国,有多少寺庙,想来,也都是对于这些感兴趣的。

到时还不双手奉上让她满意的银子。

结果现在却是白送给了老和尚。

而白梅站在一边,也是捂嘴笑着。

也是暗度,夫人这嘴里左一句老和尚,右一句老和尚的,可是在有些时候,她却是对于老和尚是最为大方的,银子先是不提,这府中若是得了什么好东西,哪可能少了那老和尚一份,哪怕是府中的梨子,每一年也都是不曾少过一个。

“笑什么?”

沈清辞白了白梅一眼,“还不去做香料,不知道咱们现在的家底都是要被挖空了吗?若再是不好好的赚银子,就要喝西北风了。”

“那夫人呢?”

白梅努力了许久才是止住了笑,当然也是正色了脸,她可是没有那般大的胆子,敢去嘲笑沈清辞的。

“等我给它梳好毛。”

沈清辞低下头,继续给狐狸梳毛。

那好吧。

白梅明白了,她挽起了袖子,这就回去做香料去。

免的他们府上的人,就真的没米下锅,到时真如夫人所说的喝西北风。